当再次见到离别好些年的爷爷,那个在孩子心中高大威严的他,已经是个干瘦的老头儿了。隐隐的心痛,要给他更多的爱,伴着他踌躇的脚步走过每一天。

爷爷七十岁的人了,他用一生的行动树立着他高大威严被受尊敬的形象。在附近的很多老一辈的苏州人眼里,爷爷以“老山东”的称号标榜着山东人的各种有点。还清晰的记得小学两三年级的时候,在我们这些孩子的游戏中流行着一种叫奇多的东西,好像是一毛钱一个的塑料圈。爬在桌子上用…

阅读(3247) 评论(0) 推荐(0)

十月,桂花醉着人的凉爽。在这单调的小镇,黄灿灿的枝头,浓浓的芳香,依旧舞不起那长长的爱情诗歌。来来往往的人,谱写着岁月的歌。如这花香般真切,袅绕,寂静,昂贵。

把流水账谱成文字,它就是歌。

狠狠的摁掉五点半的闹铃。六点钟,刺眼的灯光,蓬头垢面的爬起来,捧着书梦游似得翻起来。把剩饭倒进小电饭煲里,然后咕咕的煮粥声响在这寂静的清晨,米粒的香温暖了白色墙壁的宿舍。没有太阳的七点钟有些灰调调,合上…

阅读(2130) 评论(0) 推荐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