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经说,世间的风风雨雨使我很累,谁是谁非于我而言,已不再重要。北国的风,总是吹动人的衣襟,牵动人的思绪情怀,原来,是自己太过木讷,有些东西,直到现在才看得清晰。

阅读(3890) 评论(0) 推荐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