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正月十五。早上起来,就听到有人放鞭炮。遵从旧俗的人总是有的,只是动静一年比一年小了。过了正月十五,这年就算过完了。即使在乡村,过了今天也该开始盘算新一年的生计了,在单位则一般要开个会,收收过年过散了的心,开始正常的作息了。我突然生出一个念头,人的一生,可以划分为四个季度:

第一季度是起点。一年中人们盼望用“开门红”的方式来开始,但事实上,在第一季度人们付出的最少,…

阅读(5297) 评论(1) 推荐(3)

武术曾令我痴迷过很长一段时间。那段时间,我白天黑夜想得都是寻访一位武林高手拜师学艺,练就一身蹿房越脊的功夫。

新毕业的赵老师,教授四年级的图画课(不知为什么当时不说美术课)外加我们班的语文课,自然是班主任。我们喜欢上他的课,他总是坐在讲台前,声情并茂地给我们朗诵长篇小说。厚厚的一本《武松传》让他把江湖演绎得风生水起,也让我对武术痴迷又痴迷。有天下午他把我们几个男同学留下来,说是让我们看他的宝贝…

阅读(3482) 评论(1) 推荐(2)

我曾经学画好几年。说是学画,纯属自学。确切地说,就是孩子的好奇心加上什么都想试一试的那股愣劲。

那是一个缺书少画的年代,孩子旺盛的求知欲得不到满足,任何艺术,哪怕是最拙劣的艺术,都会引起共鸣。在我们住的那个大杂院里,有一家姓韩,家里只有一个男孩,比我大几岁,人们都夸他画得很好,天天自己坐在屋里画,从来不跟我们这些孩子在院里弹玻璃球,摔纸三角。有一次他邀请我去他家,我想他可能也觉得自己太孤单了吧…

阅读(3707) 评论(0) 推荐(1)

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我认识的第一个字是什么,课本第一课讲的什么内容。那时的小学课本不是全国统编教材,最正规的就是各省编的,但这也不多。我的启蒙教育很单调乏味,启蒙读物带有很强的那个时代色彩。记忆最深的一课是看图作文,图上画一个老地主偷生产队的玉米,被红小兵(那时不叫少先队)捉住开批斗会。所以在我以后的印象里,老地主都是弯着腰驼着背,眼睛不敢看人,神情猥琐的倒霉蛋,看不出曾经的邪恶,小孩子都可以随意凌辱…

阅读(6566) 评论(2) 推荐(1)

自从那次没能如愿的割回一大捆柴禾,误打误撞地登上了僧官帽,我和小明就放弃了为家里做贡献的壮举,开始了爬山涉水的疯跑。说到爬山,我们几乎爬过了小城所有的山。每次我都想能在山里遇见一个长着白胡须的神仙,可那时连一个人影都很难看到,现在我经常想,要想找到一处没有人搅扰的地方恐怕比找到白胡须神仙还要难了。小城没有崇山峻岭,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,闻名遐迩的罄锤峰、双塔山、朝阳洞和僧官峰等且不说,只说那没有名…

阅读(4470) 评论(0) 推荐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