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的一生要经过许多十字路口,要面临无数次的选择。人生就像是没完没了地做着选择题。而且,必须给出答案,无法弃权。最大限度也只能是顺其自然,其实这也是一种选择,是消极的选择。

选择是一种痛苦。选择越多,痛苦就越多。因为,有选择就意味着有舍弃。“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舍鱼而取熊掌焉。”两害相权取其轻,两利相权取其重,应该说这不失为明智之举。但是,如果你喜欢的是鱼呢?

有时,最好的选择未必是选择最好的…

阅读(2828) 评论(0) 推荐(0)

——给我的孩子

如果

你是挺立的白杨

只要你能快乐的成长

我愿意是你身旁的小草

哪怕枯萎哪怕腐烂

也要用我的血液

滋润你的心田

如果

你是青青的常春藤

只要你能不断上升

我愿意是你攀援的岩壁

不管酷暑不管严寒

也要用我荒凉的额

托起你的梦想

如果

你是争流的兰舟

我愿意是寂寞的灯塔

只要你能乘风破浪

不分白天不分黑夜

阅读(1420) 评论(0) 推荐(0)

父亲年轻的时候是个爱热闹的人。他学得一手好乐器,鼓、琴、唢呐、笛子都会。我小时候很喜欢听父亲吹唢呐。唢呐声清脆宏亮,穿透力强,传得很远很远,尤其是在夜晚,十里八村的都能听到。

唢呐与锣、鼓、钹等配成一套,它们之间相互配合形成一定的曲调。曲牌的选择由不同的场景决定。村子里办红白喜事都要叫上乐队吹打一番。办红喜事时用的曲牌听起来很热闹很喜庆,节奏也很明快,从头到尾都透着一个“乐“字。办白喜事时用的…

阅读(3539) 评论(1) 推荐(0)

今夜冷雨敲窗

点点滴滴是寂寞

更多的 还是忧伤

想你灿若星辰的微笑

梦你大海般深情的目光

而你的身影

依然漂泊在远方

有没有海枯石烂

有没有地老天荒

雨也迷茫 心也迷茫

清愁与思念一样悠长…

阅读(4213) 评论(1) 推荐(2)

小时候只要一听到胡琴声,就知道是算命先生来了。那时候在头脑中的概念是:会拉琴的一定是算命先生,只有算命先生才会拉琴。我们所说的胡琴,其实就是二胡。

第一次看到父亲的二胡,我还是个小学生。那是一把极普通的二胡,原来它就装在一个不显眼的旧红布袋子里,袋口系得牢牢的,一直挂在房门背后的墙上,布袋上面都积满了灰尘。我从来没注意过那红布袋,也就没有动过它,更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。

突然有一天,父亲不…

阅读(2587) 评论(0) 推荐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