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创】文/摄影:孙成岗

校园内西门外驿馆西侧早先是教授餐厅,后又改成了老干部活动中心,不知何年何月,拆除了老旧的苏式平房,在原址上挖了一个水塘,叫做“无名湖”。湖中引种了一些睡莲,每年春末夏初睡莲开放。最近又到了盛开的时节,生于水乡的笔者,每日上下班路过此处,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。

睡莲与荷花(又名“莲花”),花朵形状与颜色极为相似,宛如姐妹,又都是水生植物,因此多年以来,人们很难把它分清…

阅读(152) 评论(0) 推荐(1)

【原创】文/摄影:孙成岗

洛阳牡丹好还是菏泽牡丹好?现在讨论这个问题是毫无意义的。因为洛阳有不少菏泽牡丹,菏泽也有不少洛阳牡丹。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

牡丹花是花中之王,其人工栽培历史长达1500多年。我国大规模培育牡丹是在隋朝,当时的皇家园林和达官贵人的花园中开始引种牡丹,并开始出现了集中观赏的场面。唐朝牡丹的栽培达到了一个高峰,刘禹锡“唯有牡丹真国色,花开时节动京城”的千古名句,描写的…

阅读(329) 评论(0) 推荐(1)

【原创】文/摄影:孙成岗

在牡丹盛开的日子,我写了一篇“外院牡丹园”的短文。实际上,院内除了牡丹园之外,还有两处规模不小的芍药园。一处在牡丹园以西,一直绵延至南山的脚下;另一处在老教学楼西南,一直延伸到南围墙的墙根。每当牡丹卸去红妆,校园的春天便成了芍药的世界。两大芍药园中有近百个品种的芍药,有些还是非常名贵的稀有品种。

芍药如果单种,则花朵较小而且不盛。一旦与牡丹同植,就会开得非常艳丽。…

阅读(949) 评论(0) 推荐(2)

【原创】文/摄影:孙成岗

一直以为红叶是秋的宠儿,不曾想它也是春的常客。无名湖畔、教学楼前、办公楼外,到处都有它们的倩影。校园的春天,在行将结束之际,竟与秋色撞了个满怀。

秋天的红叶是生命终结前的灿烂,是落叶回归大地时的咏叹,它常常使人联想起枝叶分离、化土护根的无奈和壮美。春天的红叶点缀在姹紫嫣红和郁郁葱葱之中,似乎没有萧瑟秋风中“红于二月花”的唯美,也无“山远天高烟水寒”时层林尽染的含韵…

阅读(118) 评论(0) 推荐(0)

————写于98级同学返校省亲的日子

【原创】文/摄影:孙成岗

98级日语专业的部分同学昨天返校聚会,今天晚上要和曾经任过课的老师见面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心中戚戚起来,生怕师生之间出现对面相逢不相识的尴尬,便让在校工作的同学给我发一份名单。然而,凝视名单上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,却很难让我的记忆穿越近20年的时空去忆起那青春洋溢的脸庞。看来,要想一见面便能呼出对方的名字,显然是一个无法企及的妄想…

阅读(155) 评论(0) 推荐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