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典中“知己“是彼此相互了解而情谊深厚,字面上理解“知”是知道,“己”是自己,“知己”就是知道自己,延伸开来就是另一个自己。你只有一个,除了影子何来另一个自己?无怪乎多人感叹“得一知己足矣”。可就一知己犹如大海捞针,可遇不能求。

举凡芸芸众生,不管是生活在狭小空间,还是游行深远的人,能有一知己恐怕寥寥无几。想生你养你与你朝夕相处的父母都有代沟,何况其他?至于爱人,童安格唱“其实你不懂我的心”广…

阅读(492) 评论(0) 推荐(5)

我和万克的相遇是偶然也是必然。

就是那棵浓密的垂柳下,刚过完27岁生日的我,留着15岁年龄的学生头,独自一人坐在护城河的堤岸上,感受着黄昏悄悄走来。看着最后一抹夕阳浸染着微波粼粼的水面,深深浅浅的悲欢,长长短短的思绪总会在心和水融为一体的波纹上浮动。

常人很难相信,一个长相气质都称上优的女人,年过27岁还未曾恋爱过,但事实往往就是这样。我在艰难的生命路程中,固守着女人的那份清白,在尚缺文明…

阅读(534) 评论(0) 推荐(0)

百花蠢蠢欲动,是春天了。

太阳已两天不见,有了雷声,先是小雨,再是中雨、暴雨,现如今是濛濛细雨,从屋檐上滴下的水珠的“滴答”一声又一声。

房前一片闲置的土壤,在风雨的吹拂滋润下早已迫不及待地吐出野草的鲜芽。

我就这样痴呆地张望着,凝视着,从清晨到午后又到黄昏,雨又大了起来,屋檐下的水滴变得迅猛急切。我有所期待般地用眼睛寻觅新生,暮色苍茫中几朵白木兰赫然开放,一股股热热的欣喜丝丝漫来………

阅读(361) 评论(0) 推荐(0)

旦凤嗜睡的特性仍在持续,大雾迷漫中那栋楼忽隐忽现,又是那层楼那间房,灯光在夜空中幽魅着。高伟正和那女人缠绵着,柔情蜜意和对她的冷漠割杀着她的神经,她恍惚地拿起水果刀向他们飘飘悠悠而去,就在路中央,“轰隆”一声,爆炸声传来,赤焰通红——

办案人员过来寻问了高伟的日常作息习惯和交往的人等,旦凤痴呆着吞吞吐吐地说不出所以然,只喃喃着“他怎么会这样……他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办案人员摇摇头离去,她是精…

阅读(389) 评论(0) 推荐(1)

(1)

辽阔的旷野上,麦苗稀稀落落,寒风撩人。女孩穿着宽大的毛衣长发舞动着匆忙地走着,纱巾被风吹落,是浅兰,又是鹅黄,还是乳白……好轻好柔,她追呀追呀,风向转换,纱巾倏忽不见,女孩既没有追上,又怅然地找不着了回家的路。

这个梦不知在石川的心上晃动多少次。女孩尖下巴,皮肤白皙,眼睛忽闪着晶莹,单薄的身子在宽松的衣服里空灵得犹如一片柳絮,衣服也是变换着的,时而浮白,时而浅绿,时而淡灰。久之成了…

阅读(810) 评论(0) 推荐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