习惯了赞美

也习惯了诅咒

习惯了轻抚

也习惯了碾压

习惯了眷恋

也习惯了疏离

……

桥懂得

不为今日之幸狂喜

也不为今日之痛撕心

一切幸福与美好

一切悲伤与痛楚

都会成为记忆

……

为过客喜或忧

甜或苦

都是傻二的行为

……

永远是桥

赞美、诅咒、爱或恨

都改变不了桥

……

桥/没有情感

有…

阅读(89) 评论(0) 推荐(1)

上小学二、三年级,三姐高考落榜,父亲绝望后开始断了我的学费。

那时报名八块钱。我和弟坐在床上。父亲递给弟十块钱。我眼睁睁看着,没有向父亲讨要。待父亲一走,我眼泪便涌了岀来……

母亲疼我,趁父亲出去干农活,便偷偷地提些米到堂嫂那换些钱给我交学费……

在学校我比班上任何同学都努力,不爱讲话,不愿放假,每次同学们欢天喜地的庆祝寒暑假时,我都是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一一我总是担心开学能不能有报名费…

阅读(273) 评论(0) 推荐(1)

跌跌撞撞追寻童年的味道!

芝蔴粑粑,儿童时期熟悉的味道!

在冬日的夜,我总是拽着母亲的手,闭着眼,穿过半里田地,去嫂子家吃芝蔴粑粑……回来时,嫂子们会用人头大的“老三编”铁碗满满装上一碗,带给父亲吃……

又大又圆,滚满芝蔴黄豆的糯米粑粑……

记忆中父亲总是坐在灶口,用筷子尝了几个后,就笑着放在灶房的青石饭桌上。坐在旁边的我,偷偷地瞄父亲几眼,见他笑着和母亲说别的事去了,便拿起筷子狼…

阅读(210) 评论(0) 推荐(1)

想起自己第一篇被印成铅字的文字《星空》。那时姑娘家一个,思想清纯如荷,最美好的梦想正在现实中兑现……

时至今日的自己,物质生活已是当年不曾奢望过的,但快乐却少了很多,幸福感也日渐打折……

记得当年大姐夫曾对我说:人对金钱的贪欲永无止镜……幸福,其实很平实……

那时的他三十五六岁,在农村算小富;现在,他总资产千万差不多吧,穿着裘皮大衣,开着宝马,做生意摔瘸了一条腿……当年以帅自炫的他,如…

阅读(403) 评论(0) 推荐(0)

下午,顾客腊妹拖儿带女来了我店里。去年还是前年,腊妹挺着个大肚子,怀里捧着个一岁多点的娃,手里牵着个三岁左右的女娃,第一次进了我店里。

腊妹个子很高,有一米六五以上。脸是小椭圆形,鼻子又挺又直,双眼皮,眼睛很大,在忽闪忽闪际常现羞涩感;留着齐眉刘海,扎着一个小马尾一一其实,那称不上马尾。事实上,腊妹的头发放下来也到不了肩,她只是用根橡皮筋随意的把它束拢了而已。

腊妹是个高挑的女人,长像也不…

阅读(591) 评论(0) 推荐(2)